《鳳傾九天醫女韶華》[鳳傾九天醫女韶華] - 第11章 發賣輕了些

「怎麼吵吵哄哄的。」
鳳著林一進門,就見到了屋內亂成一團的模樣,姜意柔臉色黑沉,地上是碎了一地的茶盞和還冒着熱氣的茶水。
鳳傾九站在座上,眉頭微鎖,身旁的趙氏則是一臉慘白。
趙氏本來就被姜意柔三言兩呵嚇得不敢動,如今卻沒想到事情竟鬧的這麼大了,臉色不禁又白上了幾分。
今日這事是她擅作主張,心想着就算鳳傾九並未理會趙楚兒,也算是噁心她一道,也好解了她多時的積怨。
誰成想,姜意柔來了。
這事鬧成這樣,怕是前院都聽聞的一清二楚。
姜意柔是慣不講理的一個人,今天不扒掉她一層皮絕對不會善罷甘休。
本來鳳著林已經有兩三日未歇在她屋裡了……
「丞相來的正好,今日正好來評評理。」姜意柔冷哼一聲,自坐在了椅子上,還不忘給自己倒了杯熱茶,「幾日未來拜訪,竟不知這丞相府如今已經是一個妾室當家做主了。」
眼看着姜意柔要開口,事情怕是要鬧的更大。
趙氏眼一翻,直直的暈倒在了地上。
「姨娘,你怎麼了,快,找大夫!」周媽媽驚呼一聲,屋內再次亂成了一團。
……
趙氏被人扶走後,鳳著林也了解了前因後果,臉色沉沉,一時間有些下不來台,於是心虛般的瞥了一眼鳳傾九,「今日的事情,是你姨娘辦得不妥,等她醒了之後,我一定好好訓斥她,你看她都暈倒了,她身子向來不好,也經不起過多的責罰……」
意思就是,這件事情就這樣過去了,同之前的許多事一樣,高高舉起,輕輕放下。
鳳傾九隻覺得嘲諷。
記憶中,失了母親的庇佑的原主當初只不過是打碎了趙氏喜歡的花瓶,就被罰跪了整整一天一夜。
爹還真的是個好爹。
態度竟截然不同。
「哦?經不起過多的責罰,當年大着個肚子,頂着那麼大的風雪都要來尋丞相您,怎麼?這些年金枝玉露的養着,身子骨倒還不硬朗了?」
姜意柔譏諷開口,再次表明了自己的立場。
「今日之事,絕不可能就這樣簡簡單單的過去了!」
「丞相怕不是忘了當年在街頭連飯都吃不起的時候,是誰收留了您,供您吃喝,供您讀書,供您入仕,如今才有了這等風光,俗話說,人不能忘本,我那妹妹,養在閨閣,養的知書達理,竟活活斷送在了你鳳府!」
姜意柔不禁紅了眼眶,一時間氣急上頭,凌銳的聲音都帶了幾分顫抖。
「當年你寵妾滅妻,放任着一個娼逼死嫡妻,後又多番虐待嫡女,你不但不處置,還將一個娼放於妾室的位置,全然將我姜家祖訓視若罔顧,讓她掌事管家,今日竟直直的踩在嫡女的頭上,踩在王妃的頭上,逼人喝妾室茶,天底下竟有如此厚顏無恥,荒唐至極之事!」
姜意柔怒拍了一下檀木桌,氣的渾身都在發抖,「今日,要麼你將那蛇蠍的賤人發賣了,要麼我今天就磕死在這堂上!」
鳳著林嚇得失了魂魄,「你要做什麼!」
眼看着姜意柔抽出頭上的發簪,直直的抵上了脖頸,鳳著林徹底失了章法,「當年的

猜你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