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鳳傾九天醫女韶華》[鳳傾九天醫女韶華] - 第3章 這王妃不會是傻了吧

第二天,鳳傾九得知月心眉的手已經恢復大半了之後,親手寫下字據,去書房裡找慕承淵。
他正坐在書案前,看着面前娟秀的字體,目光忽明忽暗。
第一個要求,鳳傾九不會做出格的事情的前提下,慕承淵要縱容她在王府的一切行為。
第二和第三個要求待定。
有意思。
「本王同意。」
「口說無憑,摁手印。」
「本王從不失信於人。」慕承淵深黑的眸子發亮。
這顯然是不肯摁手印?
鳳傾九眼珠一轉,男人的嘴,騙人的鬼,她才不信他的話,隨即伸手便揮出了一道白霧。
是她趁早上起來的空檔,自己製作的簡易麻醉粉,少了一種藥材,所以藥效並不長久,質地也很粗糙,但是現在夠用!
慕承淵匆然起身,質問她:「你對本王做了什麼?」
「你越動毒藥揮散的便越快。」鳳傾九扯着嘴角,邪邪一笑。
然後就眼睜睜的沿着慕承淵深黑的眼底划過一絲皸裂,捏緊了手心,隨後腿一軟,直接坐回了椅子上,很快整個人就不動了。
她直接抓住了他的手,將拇指放在自己的嘴邊,猛的一口,咬破了指腹,殷紅的鮮血滲出之後,就被她用力的在契約紙上留下了指紋。
鳳傾九滿意的點了點頭,摁下手印,以後他想賴都賴不掉了。
慕承淵陰霾遍布的眼神盯着她……
生平第一次被一個女人掌控簽下契約!
他暗自運功想要解除這種奇怪粉末的毒性,額頭冷汗連連,面上卻是一片沉穩。
這時,鳳傾九再次開口:「對了,第二個要求,我突然想到了。就明日,王爺陪我回門,勉強配合我扮演一下恩愛夫妻,給我在娘家人面前,撐撐面子,如何?」
慕承淵面色沉沉:「你想讓本王怎麼配合你扮演恩愛夫妻?」
只見她走到他面前,緩緩俯身下來,湊近他,嘴角揚了些許曖昧不清的笑意。故意道:「大婚當晚,你怎麼讓我配合的,忘了嗎?」
慕承淵聽她話語曖昧,面帶淺笑,可眼裡卻是一片淡漠,毫無曾經那灼熱的歡喜之意。
這個女人當真是跟之前不一樣了?為何改變的這麼突然?
「朝廷政事繁忙,本王無暇陪你。」
鳳傾九挑了挑眉,故作為難:「可是丞相府有一味珍貴的藥材,治療王爺身上的毒必備,我爹寶貝了很多年,旁人都不知道,只要王爺配合,我就能拿到。」
慕承淵的黑眸微沉,思量了片刻。
「敢耍花樣,本王隨時要你命。」
這個意思,就是同意了。
其實她是想回去查一下自己穿過來之前,到底是誰在大婚之日,毒死了原主。現如今自己沒死,那個人可能還會下手,為了自保,還是先利用這個男人陪自己回府,看看到底是誰想要害原主,好早點堤防。她可不想自己才穿過來,又得回爐重造。
她本來懷疑是月心眉,但是出嫁前最後吃東西是在丞相府,月心眉根本沒有機會下手,所以問題只會出在丞相府。
慕承淵看着她帶着人畜無害的笑意,腳步輕快卻穩健有力的走出書房,皺起劍眉,陷入了沉思……
次日回門。
鳳傾九換了一身鮮紅的霓裳,用紅色的緞帶挽起了一個最簡單髮髻,不施粉黛的臉上,乾淨清純,又帶着致命的魅惑。
就這樣和慕承淵並肩出了王府大門,她看見等在門口的丫鬟奴才侍衛們看呆的眼神,又看見慕承淵斜斜的掃了她一眼,微微皺着眉頭,想要掩蓋眼底閃過的一抹驚艷。
她暗暗的勾唇,隨後走下台階,就聽見慕承淵冷冷道:「上馬車!」
話音剛落,一道柔柔弱弱的身影,從大門內緩緩走出。
鳳傾九回頭一看,就猜到是她了。
月心眉瘦弱的身子,罩着一層淡藍色的衣裙,彷彿一陣風都能吹走,然後緩緩走上前,目光繾綣的看

猜你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