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鳳傾九天醫女韶華》[鳳傾九天醫女韶華] - 第7章 她不要命了

不知過了多久,日頭漸漸出來了,時間接近中午,陽光有些毒辣的曬得慌。
她及時遏制住了毒素再順着經脈往下遊走,丫鬟性命已經無虞。
一擦額頭上的薄汗,撐着微麻的膝蓋起身,掃過一圈,隨手指了幾個身強體壯的侍衛,「你們幾個,抬她去休息。」
「把她送到祠堂旁的廂房裡,你,看着她。」鳳傾九手指微動,側眸似有若無的睨了月心眉一眼,這回命令的是清明。
「不準任何人靠近。」
只有讓慕承淵的心腹看着她安全才是最保險的,月心眉這種人,保不齊會對那丫鬟下第二次毒手。
鬧劇漸漸散開,月心眉低垂着眉眼,看不清神色,仰頭仍是眼尾帶紅的委屈着,似乎是被鳳傾九先前那別有意味的一眼傷到了,抽抽搭搭的,「我知道姐姐對我多有意見,我……」
鳳傾九看都沒看她一眼,目不斜視,直接越過她,徑直走向了大廳。
「站住。」男人陰沉着臉叫住她,「你去哪?」
鳳傾九幾分諷刺的扯着唇回頭,偏了偏頭,看向慕承淵,視線暗藏鋒利,「怎麼,王爺不是懷疑是我下的毒。
「找個地方,審問吧。」
……
一盞茶後,大廳內。
「妾身不忍王妃在祠堂罰跪,特地差芍藥給王妃送去軟墊,本是好心,卻不想竟給身邊人招致殺身之禍!芍藥回來還沒同妾身說上兩句話便不省人事了……「
月心眉說著,不爭氣委屈的紅了眼,哽咽不已。
鳳傾九沒忍住白眼差點要翻上天。
可去你他媽的好心,害她進祠堂不說,還送軟墊,真有臉說。
「我倒是問你,你的人是何時來給我送的軟墊?」
「昨夜酉時三刻。」
月心眉沒有一絲遲疑的說出了準確時間,似乎更增添了幾分可信度。
鳳傾九卻是譏諷的哂笑一聲。
那個時間點她早就偷溜出去了,人都不在府中,她給芍藥下的毒?
不純屬扯呢?
笑完,鳳傾九習慣性諷刺抬頭,但卻不小心撞上了男人深沉眼眸,似浩瀚星海般深邃攝人心魄,帶着些微冷,她下意識怔住了。
慕承淵修長左手支在俊美無儔的臉龐邊,在好整以暇的盯着她看。
莫名的鳳傾九心下微微發緊,也不知道這男人盯着她看了多久。
他保持着原來的姿勢,整個人矜貴如神祗,高不可攀,聲線薄涼:「酉時三刻,你可在祠堂?」
「當然在!」
心虛所致,鳳傾九脫口而出絲毫不帶猶豫的回答,莫名的頭皮發麻,心裏七上八下的。
糟了,這狗男人該不會發現了她昨晚偷溜出去了吧?
她沒敢去看慕承淵的神色,知道這件事不能再往下聊,立即轉移了話題,理直氣壯的叫屈,「我反倒是要問問王爺,為何昨日派人給我送來的飯菜里會有毒,莫非是王爺想毒死我嗎?」
慕承淵帶着幾分煞氣的臉頓時陰沉了下去,「本王還不屑用那些下三濫的手段。」
她雙手抱臂,揚起的唇玩味嘲諷,「有毒的飯菜我就埋在祠堂院子里,防止被人銷毀證據,你們隨便去幾個人,把它挖出來,找人一驗便知了。」
知道慕承淵恐怕會有些不信,鳳傾九索性將證據擺到他面前再說。
「另外,請個太醫來幫助驗毒最為穩妥公正。」
「按她說的做。」
慕承淵神情

猜你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