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萬朝亂,血路成》[萬朝亂,血路成] - 第6章 奇潭,奇魚,往事

長滿水草的小池上,下面是深不見底池水,對人好像有某種魔力一樣。

越是未知,越讓人恐懼,越讓人着迷,誘惑着人,去尋找無盡的寶藏。

只聽喻辰雙手捧着手,撲通撲通撲通幾聲, 好爽呀!好爽呀!

他想大笑,可是不敢。生怕惹來別人。

只有雙手用力的捶打胸,來發泄自己的壓抑無助情緒。

畢竟他也只是剛要成為御獸家的學生,今年也才17歲,有着無限的未來。

是人總會脆弱,總會害怕。

回顧自己的一生,感覺好像在美好昨天一樣,正在和父母閑聊自己的在幼兒園打了誰,或者打不過誰。

那時父母也只是笑了笑說道:

你為什麼要打人呀?

因為他們說鐵木子比莫辰龍強大。

父母說:打得對!不能忘了根。就是莫辰龍比鐵木子強大。我還聽說那鐵木冷酷無情,不像我們莫辰龍上將俠肝義膽。

當時他得到父母的稱讚,開心的笑了。

他出生於貧苦人家,家在主城旁邊,父母在外野圍城農作的時候。

突然發生了災變,數以億萬的凶蝗蟲。不知從哪裡突然冒出來,圍牆上的守衛也沒來得及向主城裡跑去,就被蝗蟲淹沒了,連屍骨都沒留下。

當時他也才7歲,邊跑邊哭,最後被好心的鄰居大媽,抱上我,向主城裡跑去。

幸好主城有特殊的能量罩,能讓他們快速的進入。

無數的蝗蟲衝擊着那能量罩,蝗蟲屍體不斷從能量罩往下掉,堆成了小山。

後面的蝗蟲有些在吞噬同伴的身體,還有的在繼續衝擊着。

人們站在圍牆上面,看着數以萬計的蝗蟲屍體,都面露凝重。

一位身材高大的年輕人對周邊的人嚴肅說道:

等一下這能量罩會被,蝗蟲攻破。

現在也來不及用用傳送帶,將這些百姓送走。

我也剛剛接到通知,幾乎所有主城都遭到嚴重的襲擊。

現在我們只有靠自己啊,死守!死守!

然後便對城下的百姓說,各部門運作好,將這些百姓都帶進庇護所。

如果我們死了,你們都別出來。你們也只能聽天由命,運氣好的話還有人來救你們。如果運氣不好的話被凶獸發現了,那只有死路一條。

下面一片寂靜,壓着眾人不敢大喘氣。

只聽下面的人類高呼道:

人類必勝!

人類必勝!

人類必勝!

底下的普通各種部門,已開始運轉起來,組織群眾也有序的進入避難所。

只是沒人注意到,從這個群人中走出了一些人。

他們都帶上紫色面具,朝走上圍牆旁邊,朝着城主走去。

城主看見他們帶着紫色面,劉秀能面露喜色。

劉某參見各位守護者大人。

心中暗想道,這下多半是有救了,這就是人類的所謂的守護者。

不是每座城市都有守護者。

他們這些人都是形影無蹤。可能在別的城市也可能在尋求突破或者在凶獸的大本營隱藏着,隨時給凶獸王,致命一擊。

所以凶獸也不知道哪座城市有守護者,哪座城市沒有守護者。也不知道有多少那樣所謂的守護者。

那場蝗蟲浩劫中,有守護者的城市都幾乎幸免於難 。

比如劉某所在秀雲城,從此以後由原來的100城變成了72城。

這是靈氣時代。 歷史上凶獸入侵是最慘烈的一次之一,還有一次就是凶獸剛入侵的時候。

那些沒有守護者的城市,普通人幾乎都變成了儲備口糧。

凶獸佔領那些城市後,許多高級別凶獸都化身於人,統治與治理的城市。用來發展自己的文明。

經過一個月艱苦的戰鬥,秀雲城高聳的雲牆已經破爛不堪。

下面堆滿了人類的屍體或蝗蟲的屍體。

這是一場,慘勝的戰爭。秀雲的守護者也由原來的3人變成了1人。

然後他來不及悲傷,又隱藏於茫茫鬧市之中,沒人知道他去到哪裡。

人類紛紛沉浸在悲傷之中,但同時還有一些喜悅。

那堆成山的蝗蟲屍體,也是一筆不菲的修鍊資源。

蝗蟲屍體同時還可以製成各種人類所需的能量物質資源。

獸吃人,人吃獸。本來就是不可調解的種族戰爭。

那一天喻辰哭的稀里嘩啦,感覺天要塌了,眼中也失去了光,燃起了一股復仇的心。

也許他當時也不知道什麼是復仇,但他知道一定要殺光這些凶獸。才算為父母報仇。

當同齡孩子,還在父母懷裡撒嬌的時候。又或者要糖吃的時候。或者上幼兒園的時候。

他便找到孤兒院院長,對院長奶聲奶氣:我要學武功,為父母報仇。

院長極為頭疼的看着眼前的小東西。

是那樣的固執又可愛。

無奈的搖了搖頭,這已經是你對我100次這麼說了。

不對,好像是100多次。我倔強的回答道。

小傢伙,你真的要學武功嗎?那會很苦很累的,可能還會死?院長望了望這小屁孩嚴肅的說道。

院長爸爸,院長爸爸。我要學武功,我要為父母報仇,我不怕死,我要報仇。

院長笑了笑說:你這小屁孩知道什麼是死嗎?

那時我搖了搖頭,不知道。那應該就是我見不到我最想看見的又或者他們又去了另一個地方。我天真的回答。

院長語重心長地說說:是呀,他們都去了別的地方。

那院長是準備教我功夫了。我小心翼翼的問道。

好吧,我接下來教你最厲害的功夫。那不知道你能學多少了。院長神秘的說道。

我看了你的骨根與血肉,多半是沒有靈性的。

那你只有脫胎換骨,向死而生,才能成功,未來才可能有你一席之地。

那時候我是聽着一頭霧。也不知道他在講什麼,只覺得講的很神秘。

但我卻把他的話記了下來。

那時的他天天教我最基本的功夫。

忍,痛,苦,快。

忍天下之不能忍。

痛天下之不能痛。

苦天下之不能苦。

方能成天下,不能成之大事。

最後一個快字,你自己悟。

我當時便說道:天下武功,唯快不破。

院長調侃道:也對,但也不完全對。

當時院里的小朋友對我都羨慕極了,結果沒有幾個人能堅持下來。

他們都在小聲的議論道:

他好厲害呀!

不愧是院長的嫡傳弟子!

也沒有什麼了不起的,我長大以後絕對比他強。一位與同齡人不相符合身高的小胖子驕傲的說。

你別說這麼多呀!叫你少吃點。你非不聽。看看現在像頭豬了吧。一位像小瘦猴不滿的說道。

小胖墩面色赤紅:豬,你全家也是豬。你才是豬,你全家也是豬。

說到這裡全場沉默,一個個都不開聲了。還有幾位小女孩子,當場就哭了起來。

是呀,他們都沒有了家人呀。

孤兒院老師走過來看到:小胖墩,也只是凶凶的盯了幾眼。

小胖,你是不是沒事幹呀?把你的錯題給我抄10遍。

小胖知道當時的情況不對,當時灰溜溜就跑了。

留下一位蕭條的女老師,哄着四十幾個小孩子。

老師便是你們的家人,一輩子的家人。

小紅,小黃,小白。你們都不要哭了。女老師溫柔地說道。

結果哭聲越來越大,那女老師一臉懵。

………………..

春去秋來。這是院長爸爸教我的第5個年頭,我學會了各種各樣的基本武功

雖然他平時很少出現在我們的視線里。

但他一有時間就會來教我們,我也學到了很多知識與見識。

特別是我的功夫比較爐火純青了。

今天便是測靈性(靈根)的時候。

他便早早的帶着所有的孩子過來,當初七八歲的小孩子已成了十二三歲大孩子了。

第1個便是小胖子,他一上場便振奮了所有的在場的人。

那位身穿白衣服老人激動的問道:你叫啥呀?小胖子,在下啊!赤道宗長老,你有興嗎?

小胖子尷尬的撓了撓後腦勺:我就叫小胖子。老伯伯!抱歉!我對男的沒有興趣!

那老人好像也有點不好意思的說:小胖子。異能靈性7星、修士靈性8。其他皆為3星。

院長好像見怪不怪,好像早在他的預料之中。

但下面的人早就是一片驚呼。

天才呀!絕世天才!要是我就是好了。

對呀,我要是胖哥哥就好了。

院長對小胖子無比認真說道:今天是你的新生之日, 你從小就在孤兒院長大,也是孤兒院的孩子,沒有給你們取名字。

就是為了今日,讓你的名字也富有靈性 :那就叫劉心,希望你日後做事多留心,不要大大咧咧的。

小胖子不好意思看了看四周:謝謝父親!以後我就叫劉心了。

說完這些,所以說看不出小胖子有什麼變化。

但是給人的感覺就是有些順眼。

接下來出場的人,多多少少靈性。但都沒有小胖子的耀眼,但也不差。

對那些沒有名字的孩子,院長紛紛都起了名,但是都姓劉。

都紛紛有一些說不出來的變化。

輪到我了,我努力的把手放在上面。

結果那個測靈性石頭上,一點反應也沒有,我還以為壞了呢。我不甘心的試了一次又一次。還是沒有反應。

那位老伯伯也無比遺憾的對我說:全部皆為零,又看了看我,安慰道:我別難過!

他又看了看我旁邊的兄弟姐妹,也不知道接下來 安慰什麼呢!

畢竟他是多少年沒見過這樣,一群人都有修鍊天賦,唯獨這一群人里的一個人沒有。因為有修鍊天賦的人,至少都是萬里挑一,集體出現的可能性太小。

一個個至少都有靈性最差的都是合格。強的就是小胖子。

其他人的有十幾個都是上品天賦。然後就是8個中品天賦。剩下的都是合格或者下品天賦。

他們一個都不知道說什麼好,想要去安慰喻辰。也不知道說什麼好。

當時喻辰除了沮喪還是沮喪。只感覺覺得報仇無望了。

院長好像見怪不怪,好像早知道這種結果了。伸手摸了喻辰的頭,並溫柔的我說道:

喻辰不要難過了,你也不是沒有機會進學院。只要你有努力,你什麼學院都可以進。

對了!忘了告訴你以普通人身份也可以進去的。

但是要付出更多東西更多汗水。你可以去試試那個試煉,萬一成功了。

那時我無比堅定的點了點頭。

我相信我絕對不比別人差。

是金子總會發光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..

那一場又一場的浩劫,給人類帶來了毀滅性的打擊,人口也減少了2/3。

從此全世界陷又入了一次人口危機。那一次是最高級別的凶獸入侵。

從那以後,主城旁邊無小城,都陷入了各種人口危機,糧食的危機,能源危機。幾乎有20座主城發生了平民暴亂。

畢竟他們也想活下去,絕大部分高層決定用僅剩的一些頂級資源,化為普通的能量。去救助一些普通人,來度過難過關。

畢竟他們是國家的根,也是他們要守護的人,這樣普通人也才能更好出現有天賦的修行者。

但有些國家並不贊同,比如美帝國的總統。她極其反對,用血腥鎮壓暴亂。整合所有資源,供最強者使用,去對抗凶獸。

從那以後,美帝國的總人口數量只剩下原來1/10。

留下的都是各行各業的精英,幾乎沒有平庸者了。

因此美帝國進入了快速發展靈性與科技時期,出現了遠超各國的科技水平與靈性識知。

大街上到處都是屍體,慘不忍睹。哭聲與乞求聲,也充滿了美帝國的城市。

但沒過幾天,所有大街上那些乞討者與受難者,分分都不見了。主城市並沒有因為

猜你喜歡